雾一

每一天都有夢在心裡頭死掉

月光

*心碎慎入
*需自行脑补







文/雾一





就当这世界上从来没有过深刻和隆重。




#0



二十九岁这一年我结了婚,对方是个满足期望值的女人。舆论少见的都是祝福祝福祝福,父母也是开心开心开心,全世界都认为我们郎才女貌,我便跟着信以为真。婚礼全程交给熟识的姐姐负责,流程soonho会去校对,反正,我也再没有更多的精力。


结婚的前一个晚上,她在好友的夜店喝到烂醉,凌晨三点的我们坐在车里,她嘴里喊的是我从来没有听过的名字。我帮她将额前的头发拨开,看见她已经花的不成样子的眼妆,叹口气,又将她扶正了些。我的目光和soonho的在前视镜中有一瞬间的交汇,末了,我听见他微不可闻的叹息消失在风里。


我腾出一只手来打开了天窗,晚风吹散了我们的头发,我握住她的手。



明天,我就是你的新郎了。





#1




成名之后伴随着巨大的不真实,我便在这一天天之中行尸走肉。开心的时刻有过,荣誉的时刻有过,觉得终于梦想成真的时刻也有过。但是这些甜头终究抵不过大面积的诋毁,谩骂,伤害。就当我是个心理素质特别差的人好了,我讨厌被骂。


明星做了十几二十年,我仍然学不会该如何去做好这份职业。也许从我的出发点就是错的,但是愿意纠正我的人也早已不在了。抑郁症大概是二十五岁那年开始有征兆的,我不害怕,反倒对因此而得来的休息时间满心期待。每一周大概要去做两次心理咨询,医生们说的话都大同小异,而应付人又怎么能不是我的看家本事,咨询结束以后,回到家里,便是我一个人的时间。


今天不需要化妆,不需要维持饥饿,不需要保持微笑。我是我,我一个人的我,我们的我。


休息时间里没有人会打扰我,也没有人能够找到我,我心安理得的呆在我们的房间,一个人对着相片发呆。


照片上的我靠在他的肩膀上笑得很开心,他揽着我的脖子,背后就是阳光海浪。那是连我自己都觉得陌生的笑容,有时也忍不住怀疑,那样的我是真实存在过的吗?尽管已经看了千万次,我拿起照片,翻过来是最熟悉的字迹。


0818/west coast.
Our Day.


常常发呆,常常想些有的没的,常常幻想如果你还在我身边。



指控我吸龘毒的新闻出来以后,几乎全民等着我这颗星星陨落。可是,尽管没做就是没做,警方的澄清,我个人的澄清,四面八方的澄清,都不足以堵上任何一个人的嘴。他们终于抓住了这个幻想已久的污点,抓住了自认为的我的逃避,用肮脏的行动和语言对我大肆宣扬,希望我消失在这个世界上。


有人群的地方就会有恶意,而所有恶意,最终都会指向最与众不同的那个人。


是啊,我何尝不想呢。有时真想挥开警卫员护着我的双手去揪着他们的领子说,你杀了我吧,你来杀了我吧。

但是我不能,我还不能。我是G-Dragon,大名鼎鼎的G-Dragon。


为了大众而生存,为了舞台而存活的,G-dragon。





#2



第一次意识到“我红了”,是在一个暴雨午后,我和秀赫蹲在路边抽烟。那会儿烟刚点着我都还没来得及吸上一口,就看到原来在白天看来会更加刺眼的那道白光。人渐渐开始多了起来,他们无一不例外的拿着手机镜头对准我,我内心慌张,表面还是镇定的将烟扔进了垃圾桶,由秀赫拖着我上了车,绝尘而去。


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娱乐版的头条都是我在街头吸烟的身影。


明星嘛。你总得习惯的。秀赫这么对我说。


久而久之,对这些事情已经麻木习惯了,反正我也不是什么五好青年的形象,就由他们说去吧。本来我以为,我会将往事尘封,尽管在看到海面时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变的伤情,但是我会这样过下去,就算是魂不附体,我也还是那个被观众需要的明星。我会做好自己的本分,写歌出专辑,开个巡回演唱会,让想念我的,记挂我的人们,时常能看得到我。


可是,一年过去了,十年也是这么过去了。没有人问过我,我记挂的人呢。如果我想他了,我该怎么办呢。




#3



日子过的稀松平常,我发专辑,收益颇丰,大大小小的奖拿到手软,我是挺开心的,巨大代价背后的小小甜头,我总该尝到一些。

妈妈生日那天我回家吃了顿饭,气氛融洽,家庭和睦,可话说着说着就不那么对了,先是委婉的提醒我我岁数不小了,就算是公众人物,也该为自己考虑考虑了。我心尖疼,却知道站在父母的角度这没什么不对,况且今天是妈妈的生日,我总不能扫了她的兴。


于是我问,您这么说,该不是有看上了的人选吧。


妈妈似是对我的这般温顺感到有些吃惊,但是很快的,她放下筷子拉住我双手,说志龙啊,我觉得上次我们一块儿吃饭的那个姑娘就不错啊。她不是还出演了你的mv吗,妈妈觉得你们很般配呀。


很快的,我点头,我说好,我会努力看看。


气氛更加融洽了起来,我喝了点儿酒,看着她吹了蜡烛,宛若少女般的许愿,慈祥的双眼望住我,说唯一一个可以说出来的愿望,希望我儿子可以开开心心,永远。


我一愣,眼眶很热。




#4



成名以后赚了钱的第一件事情,不是给父母买房子,而是将Jeju的一片封闭海域买到了我的名下,命名1104.


从此以后,这里只有你和我。




#5




婚礼的这一天也没有什么不同,尽管很狼狈的宿醉醒来,但穿上婚纱的那一刻她还是美的在闪光。婚礼会场像个童话世界,但是我没有一点身为王子的感觉,大抵是我本来就不配。我们双方的父母坐在一起其乐融融的交谈,她在跟她的伴娘团们合影,我知道,用不了多久,我也会端着酒杯四处面对镜头合照,就像我这么多年做的一样。


一切都没有什么不同,却又都那么不一样。只是,我真的要结婚了,要成为别人的丈夫了,尽管这件事情在我心里,跟一场醉酒没有任何区别。


婚礼进行的很顺利,我只是简单的亲吻了她的额头就迎来一片叫好,我却没有半点被众人祝福的喜悦。这么多年,我已经是快要三十而立的年纪,到了这一刻我才惊觉,我从来,从来都没有为自己活过。

权志龙是已经死去了吗?


想着些有的没的,我转过身望著她双眼,轻声说了句我爱你。




#6



洞房之夜我们可笑的双双睡着了,第二天清晨醒来时一个在地板一个在沙发,铺着玫瑰花瓣的巨大床铺还是那么完整。

新婚第一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苦笑,权志龙你的人生是有多糟糕啊。这么想着,很快的,她走到我身边,一把将我拉了起来。

我不明所以的看着她,她只是笑着,转身去放了音乐,又回来牵着我的手,起舞。我承认,六点一刻的太阳衬的她很美,她扬起的裙摆很美,她望着我笑的双眼很美,她叫我名字的嗓音很美,可是跳着跳着我们都哭了,为了这糟糕的人间。


音乐还在响着,我们还在不由自主的转着圈儿,可是一切已经那么不对了。


想念那颗星星。


半晌,她抱住我这么说。



#7




初次识得may是一个机缘巧合,那会儿我正在拍一个短小的微电影,完全是顺水人情。而她就是那个女主角。倒不是因为因戏生情,往贱了点说,我一眼就看穿她是个很合适的结婚人选,再往贱了点说,我知道长辈一定会非常喜欢她。


于是,机缘巧合下带着她跟我的家人吃了饭,再机缘巧合下,找她出演了我的mv,再再机缘巧合下,她晃着酒杯倒在我身上对我说,你娶我吧。


你娶我吧。大家都赞我们很适合在一起。你忘不了他,不如,就这样吧。


我一瞬清醒过来,跟她保持安全距离。她笑,为了我的这般警觉。


有什么呀,志龙。爱,不就是爱嘛,人之常情啊。1104海域,你真是,你真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浪漫的人了。




#8



关于那片海域,我不再想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,我只知道最后,我跟我的合法妻子,一起在远处望着这片海,海里有我的爱人。


我不会让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一个人,踏进那个地方。


她爽朗的笑了出来,朝我比了个嘘的姿势。


嗯,怀念崔先生。





#9



在我四十岁生日的这一天,我对may说,我很想念他。

她在梳妆的手一抖,闪亮的眼睛望着我,久久未能说话。

让我送你去,她说。



#10


再见,志龙。我很幸运。


#11


踏入冰冷的海水里,我开始想象他是什么样的心情。可是,当腰部传来冰凉凉的感觉时,我却什么都不想想了。当海水浸没双眼时,我知道,我离他不远了。我知道,我要死掉了。可是,我突然很想问自己,我究竟,是什么时候死掉的呢。


我想起了那场婚礼,我想起了那些谩骂,我起了无数掌声热爱,和永远挥之不去的白色光线。


离开了你站上舞台的那一刻,权志龙就已经死掉了吧。


可是,让我随你去,就让我随你去吧。



#12


都说人死前,会有三秒钟的走马灯回放,我闭上眼睛,再也看不见那一片深蓝,耳边只有水泡咕噜咕噜的声响。


#13


掌声,尖叫,灯海,soonho滑稽的表情,秀赫高挑的身形。
聚光灯,奖杯,话筒,放眼望去的万丈光芒。


#14


妈妈,爸爸,家虎小小的,肉肉的身体。



#15



最后,是男孩,一个男孩,他没有一丝碎发的鬓角,深邃的双眼,他穿着白色短袖衫,嘴上还叼着一袋牛奶,他背着书包,从七层楼道跑下来,仰起头看着窗户紧张的喘息。


窗户里面,是刚刚被告白了的,十五岁的我自己。



#16


三秒过去了,没有快要溺水的窒息感觉了,最后耳边的波涛海浪都不见了,最后听到的嘈杂声响,是一群十五六的少年,起着哄说的:








答应他。
答应他。
答应他。












FIN








*结尾引用了灵感来源 一篇出处未知的散文
*可能会有精修版本
*just一个作者乱七八糟的语言脑洞 请勿当真 感谢阅读愉快

评论(23)

热度(70)